資料圖:事發學校吳起高級中學
  女生施暴學妹的幕後魅影
  幾名施暴學生的家長對記者說,施暴的孩子也是受害者。其中領頭的兩個孩子的銀行卡裡有很多錢,有一個卡裡有120萬元,另一個卡裡有80萬元,聽說這些錢是一些老闆給的,那些老闆花錢通過她們找女生“賣處”給一些官員,以便跟官員拉關係、攬工程
  法治周末記者 任東傑
  發自陝西吳起
  據陝西省吳起縣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發佈在吳起縣政府官方網站上的《情況進展通報》稱,2014年9月21日晚23時至22日凌晨5時許,吳起高級中學有7名高二女生將5名高一女生先後叫至4號女生公寓一宿舍內進行辱罵、毆打,並對其中三人強迫脫衣、拍攝半裸照片,在強迫脫衣過程中,一名犯罪嫌疑人持水果刀對其中兩名受害人進行威脅,如果將此事告訴老師或家長,就將照片外傳。9月26日吳起縣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將其中6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,另有一名因作案時未滿16周歲,不予刑事處罰。10月23日吳起縣檢察院以涉嫌強制侮辱婦女罪對該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。經司法鑒定,受害學生中有兩名損傷屬輕微傷,兩名損傷屬輕傷二級。
  7名高二女生為何要對5名高一女生施暴?吳起縣公安局在其通報中沒有給以說明交待。
  多名受害學生的家長在接受採訪時告訴法治周末記者,起因是施暴的女生要逼著他們的孩子“賣處”,遭到拒絕後就下此毒手。
  而幾名施暴學生的家長則對記者說,其實他們的孩子也是受害者。有家長向法治周末記者透露,打人的孩子中領頭的兩個孩子銀行卡裡有很多錢,其中一個卡裡有120萬元,另一個卡裡有80萬元,聽說這些錢是一些老闆給的,那些老闆花錢通過她們找女生“賣處”給一些官員,以便跟官員拉關係、攬工程。
  法治周末記者從吳起縣人大常委會得到證實,身為縣人大代表的村主任齊景濤(音)跟這起案件有關,因為涉嫌引誘、容留、介紹賣淫被公安機關採取了強制措施。記者從吳起縣檢察院得到信息,該縣公安局已經於12月17日將齊景濤的案卷移送到檢察院提請批捕,檢察院正在審查中。
  多名高二女生向學妹施暴
  法治周末記者在吳起縣期間,設法見到了5名受害學生中的4名學生的家長。這些家長告訴記者,他們4家的孩子受到的傷害比較重,其中兩個被打成耳膜穿孔,現在還沒有好,經法醫鑒定,構成輕傷二級,另兩個構成輕微傷。
  據家長們介紹:去年9月21日晚上10時左右開始,高二年級的14名女生在學生宿舍樓指派其中4名女生帶著刀闖入二樓高一年級的女生宿舍,將一名高一女生強行推拉到四樓一學生宿舍威逼毆打,問她高一的哪些女生長得漂亮讓推薦一個,不說就打,這名女生就說了幾個孩子的名字。就這樣,他們4家的4個孩子被先後帶到概宿舍遭到侮辱,其中幾個孩子被脫光衣服,並被用手機拍了裸照,被檢查是否是處女。
  “那些高二女生‘驗貨’的標準很高,看臉蛋長得是否漂亮、是不是處女、腿是不是修長等。”家長們對記者說,她們“驗貨”的目的是想逼著孩子到社會上“賣處”。她們對孩子說,一次掙5000元給她們交3000元,孩子可以得到2000元。
  “那些高二的女生還讓孩子相互猜拳,誰輸了就得打贏的,我家孩子和另一個孩子認識,不忍心下手打那個孩子,就自己打自己的臉,結果,被其中一個高二女生一腳踹到肚子上摔倒在地,昏了過去。”一個家長對記者說。
  “我家孩子被打得出血,衣服上都是。”另一位家長對法治周末記者說,他的孩子不僅被打,衣服被脫光拍了裸照,而且衣服和鞋子也被那些打人的孩子扔到了樓外。
  “她們逼著孩子脫衣服,不脫就用刀子直接劃衣服,我家孩子的肚子都被割傷了。”另一個家長對記者說。
  家長們對法治周末記者說,從21日晚上10時左右,直到第二天清晨6時30分,5名孩子被分別帶到這間宿舍,被凌辱長達8個多小時。
  9月23日,這4名被打的孩子被送到當地醫院治療,每家花費1萬多元,住院20天才出院。
  有兩個家長對記者說,她們的孩子被打的耳膜穿孔,直到現在,聽力還有嚴重障礙。
  受害學生家長提供給記者的吳起縣公安局11月8日出具的《鑒定意見通知書》顯示,經延安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對4個受害孩子的損傷程度鑒定,鑒定意見是兩個孩子屬輕傷二級,另兩個孩子屬輕微傷。
  據7名打人的孩子中的3名孩子的家長向記者介紹,這7名孩子大部分來自農村,只有一兩個是縣城的。這些孩子大部分相互認識,有的是初中同學,有的是高一時的同學,原本他們的孩子不住在打人的那間宿舍,是事發時被相熟的同學給喊去的。
  受害學生的家長對記者說,他們的孩子到吳起高級中學上學才剛剛兩周,與施暴的那些高二年級的女生壓根兒就不認識。
  一位打人孩子的家長向記者透露,領頭的那個女孩與社會上的男性來往多一些,心也比較狠,平時又抽煙又喝酒。
  網上資料顯示,位於縣城的吳起高級中學是該縣唯一的高中,現有教學班63個,在校生3000多人。該校圍牆上的宣傳欄里介紹該校是省級標準化學校,建立有完備的各項學校管理制度。那麼,該校是如何管理的?又為何會發生這樣的惡性案件呢?
  2014年12月16日,記者來到吳起高中。然而,傳達室的工作人員則對記者說,要採訪的校領導和有關老師和工作人員都不在。記者請他聯繫一下辦公室人員,被其拒絕。
  受害學生家長下跪上訪
  “孩子們被折磨和挨打以後受到驚嚇,不敢繼續上學,精神和人格受到極大傷害,臊得都不敢見人,晚上睡覺經常被嚇醒。”受害孩子們的家長向法治周末記者介紹說,耳膜穿孔的兩個孩子,在治療十幾天后耳鏡片還明顯看到一個洞,醫生強調一定要重視治療,否則將會終身殘疾,但她們家在農村,付不起昂貴的醫葯費,只能回家慢慢調養。
  9月22日晚上,被打的學生哭著給家長打電話說,不敢在學校上學了。這樣,家長們才知道了孩子在學校被毆打侮辱的事,於是,23日找到了學校。
  “作為被打學生的家長,當初並不想把事情弄大,因為顧忌孩子的名聲,自己帶孩子治療。找學校,只是希望學校能對打人的孩子進行批評教育,杜絕以後惡性事件不再重演。”有被打孩子的家長對記者說,沒想到學校不負責任,推脫說交給法律解決。
  據吳起縣公安局去年10月31日發佈在縣政府官方網站上的《情況說明》稱,9月26日,吳起縣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將6個打人的高二女生依法刑事拘留,另有一個女生因為作案時未滿16周歲不予刑事處罰。
  此後,家長們開始找學校領導、縣教育局要求儘快解決孩子上學問題,要求有關部門能給孩子合理的醫葯費、精神和名譽賠償。
  但受害學生的家長們對記者說,吳起高中校長張俊殷和他們講,作為校方只能搭建平臺,調解處理,學校沒有責任,打人方只願給被打學生賠償兩三萬元,如果不接受,看政府怎樣處理。
  他們找縣教育局,又找縣信訪局兩次,縣信訪局不予接待。他們又找縣政府領導,四次遭拒見,第五次去找,被連推帶拉強行趕出縣政府大樓。
  10月13日,受害學生家長們找到了延安市教育局,但市教育局給他們解釋說:縣上彙報說這事已經處理了。市教育局又督促吳起縣政府儘快處理,之後就沒了下文。
  直到11月10日,見縣政府仍沒給出答覆,他們又再次到了市信訪局,市信訪局要求他們回縣上解決。他們又到市政府,還是被門衛阻攔。
  “我們實在無奈了,就在市政府大門口下跪,本想以此引起市政府的重視,卻被寶塔區公安分局南市派出所以‘影響了市政府的正常辦公秩序’為由,行政拘留5天。”3個被行政拘留的受害學生家長向記者介紹說,“當時,派出所和吳起縣趕來接訪的人提出一個放人條件:寫下保證書,以後不再到縣政府、市政府、省政府上訪,就可以放人。”
  這3個被行政拘留的受害學生家長還告訴記者,她們直到從拘留所出來,派出所也沒有給她們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。
  “我後來咨詢律師,律師說,不給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是錯誤的,這樣,在多天后,我才從派出所要回了一張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。”其中一個家長對記者說。
  另外兩個家長告訴記者,她們至今也沒有拿到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。
  就南市派出所為什麼不及時給這些被行政拘留的家長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的問題,記者多次電話和短信聯繫南市派出所一位副所長,但直到發稿時,記者也沒有得到答覆。
  縣人大代表涉案被拘
  據陝西當地媒體去年11月3日報道,吳起縣紀委、監察局已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責任追究:給予吳起縣教育局局長齊乃珂責令糾錯處理;給予吳起縣教育局副局長劉占榮黨內警告、行政警告處分;對吳起縣高級中學校長張俊殷(副處級),移交延安市紀委處理;給予副校長閆志俊黨內嚴重警告、行政記過處分。該校還有包括學生處主任在內的6位管理人員和教師受到了處分。
  延安市紀委、監察局的官方網站11月10日發佈的消息稱,張俊殷(副縣級)涉嫌違紀,經10月30日市紀委常委會研究,決定對其立案調查。
  法治周末記者12月18日聯繫延安市紀委,相關部門答覆記者,對張俊殷涉嫌違紀的問題,“正在調查,還沒有結果”。
  對吳起高級中學辱罵、毆打並強迫受害女學生脫衣、拍攝裸照的7名高二年級女生,吳起縣公安局11月7日通過吳起縣政府官方網站發佈《情況進展通報》稱,9月26日縣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將其中的6人刑事拘留,另1人因作案時未滿16周歲,不予刑事處罰。10月23日縣檢察院以涉嫌強制侮辱婦女罪對該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,縣公安局於當日對該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執行逮捕。
  12月17日,記者從吳起縣檢察院瞭解到,經過了一次退回補充偵查後,縣公安局已經將案卷再次移送到縣檢察院審查起訴。
  12月22日,一位受害學生的家長電話告訴記者,縣檢察院起訴科的檢察官對他說,案卷有可能第二次退偵。
  記者多次給縣公安局的有關領導打電話聯繫採訪,但電話不接,發短信也不回。
  記者在吳起期間,上述這幾位受害學生的家長就對記者說,縣公安局所稱的這起強制侮辱婦女案的背後,可能涉及到一些老闆和官員,案發後,有官員被調走和免職,有的老闆跑了,據傳跟這個案子有關的,還有一個身為縣人大代表的廟溝鄉樓坊掌村的村主任齊景濤(音)已經被拘留。
  12月17日,吳起縣人大常委會相關部門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說,齊景濤確是本屆縣人大代表,2012年當選,前不久,縣公安局給縣人大常委會打報告,說齊景濤跟吳起高級中學的那個案子有關,涉嫌引誘、容留、介紹賣淫,有可能對齊景濤控制人身自由,申請縣人大常委會許可,縣人大常委會立即召開了相關會議,作出決定,一旦落實與齊景濤有關,同意暫時對其羈押,有關其人大代表資格問題,再研究決定。
  12月17日,記者又趕到吳起縣檢察院。該院案件管理辦公室的負責人對記者說,縣公安局已經提請縣檢察院對齊景濤批准逮捕,案卷剛剛送來,他正在看。
  當記者提出想瞭解一下齊景濤涉嫌什麼罪名時,這位負責人說,齊景濤的案子跟吳起高級中學的那個案子是一個案子,因涉及到未成年人犯罪,所以不便告訴記者。
  12月21日,一位家長向記者透露,據他所知,被拘的6個孩子中兩個孩子的銀行卡裡有很多錢,其中一個孩子的卡裡有120萬元,另一個孩子的卡裡有80萬元。
  “這些錢來路不正,聽說一些老闆花錢通過她們專找女學生‘賣處’給一些官員,以便跟官員拉關係攬工程。”這位家長解釋說。
  吳起當地一位自稱的知情人向記者透露,在當地一家高級酒店里,還專門設有“檢處房”,用來檢查找來的女生是不是處女,然後再送給需要的官員。
  有哪些官員和老闆會牽涉其中?幕後隱藏著什麼真相?《法治周末》將繼續追蹤報道。
  (註:因涉及到未成年人犯罪,出於對未成年人的保護,按照相關規定,文中對涉及到的未成年人和其家長的信息作了模糊處理)
創作者介紹

玩具

nvbc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