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協委員徐園園在今年杭州市“兩會”上提交了4份提案。提案之一,是建議之江大橋免收通行費。
  這已經是她連續第三年在同一問題上“發聲”。“之江大橋應是民生工程,為何要收費?收費實際帶來的結果是,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,因為流量太小了。”徐園園昨天很堅定地告訴記者,這個問題不解決,她年年都會提,會不厭其煩地提。
  前年,之江大橋尚未開通,但收費消息已經傳出。在當年的杭州市“兩會”上,徐園園就明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,之江大橋不應該收費。得到的答覆是,政策落實還有困難。去年“兩會”上,徐園園再次老話重提,認為應儘快取消之江大橋收費。當時得到的答覆則是,目前解決不了。
  “按理說,之江大橋應該是一項民生工程。它就應該跟三橋一樣,取消收費。”所以,今年徐園園又一次就同一問題,提交了提案。“我之所以較真,是因為,取消收費這是百姓的呼聲,它有著很大的現實意義的。”
  因為工作的關係,徐園園經常會走之江路或之江大橋。“走之江路,遇到堵車的概率很高,而走之江大橋就根本不需要有這樣的擔憂。”她說,分走兩條線路,路程時間差1倍是很正常的情況。可就是因為這10元的收費,很多司機就不願意走之江大橋了。“10元錢說起來不多,司機們也不是付不起,可是要付這筆過橋費,總讓人感到心不甘情不願的。”
  曾有一份調查顯示,有95%的網友稱,若之江大橋收費,寧可走遠路繞行。實際的情況正是如此——
  “過往之江大橋的車子寥寥。”徐園園說,本來人們還希望之江大橋的開通,能夠緩解之江路巨大的交通壓力,但現在之江大橋幾乎沒有起到分流作用,造成了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。
  “浪費還不只是這麼一點點。”政協委員趙才苗今年也把提案的關註點放在了之江大橋收費上。“收費讓不少有車族望而卻步,不僅之江大橋上車少,連帶去年年底才通車的彩虹快速路也是少得可憐。這實際上造成了嚴重的投資浪費,市民意見很大,對政府的科學決策水平產生了懷疑。”他說,另外,之江大橋投資達26個億,按照目前的車流量,連成本都收不回,更別說盈利了。既然如此,還不如政府統一來買單,也算為百姓謀福利。
  記者瞭解到,之江大橋的投資方是杭州交通投資集團,是杭新景高速延伸線項目。也就是說,它是作為高速公路的一部分而進行收費的。目前,之江大橋日均流量還不到萬輛,而它要實現保本的日通行量需達到3萬輛。
  兩會前,就有不少市民打進96068
  想讓我們把治堵話題問個明白
  昨天討論中,堵怎麼治,有政協委員觀點很新奇——
  門牌標識不清,也是擁堵幫凶
  本報訊 “市兩會就要開了,你們能不能在會上幫我們問問,這杭州的堵究竟怎麼治啊?”其實,還在春節里本報96068熱線就接到了不少這樣讓小記帶著問題跑兩會的要求。
  可昨天下午,在政協委員的分組討論中,還沒等記者發問,委員們自己就已經聊開了——比如民盟界別組的政協委員何建法在討論中的發言,觀點就很新奇。他說,門牌標識不清,加劇了城市擁堵。他為何會有此一說呢?
  在何建法看來,司機在駕車尋找目的地時,往往知道目的地的道路及門牌號碼,可是由於門牌號碼間距無序、複雜多變且不顯眼,就會造成車駕人員反覆尋找或減緩行車速度觀察路牌號碼。這看似是件小事,但滾雪球般積少成多,就導致了車輛滯留在路上,占用了道路資源,從而增加了城市交通擁堵的現狀。
  “有一個開了20多年車,外地來杭的老駕駛員就曾告訴過我,他要去天目山路接人,可就因為門牌問題,在路上開了兩次才找到。”他覺得,城市建設日新月異,拆建工程時有進行,找門牌確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所以,城市中必須要有清晰的標識,來引導人們準確地找到目的地。
  一位政協委員接話說,打個比方,有個外地人開車東向西走文三路要到之江飯店,雖然他知道具體位置在莫乾山路188號,可因為他對杭州不熟,到了文三路和莫乾山路交叉口時,就不清楚到底該左轉還是右轉。“假如,在快到達莫乾山路口子時,有標誌牌能清晰提醒他,右轉後門牌是從幾號開始,左轉後是從幾號開始,這樣他在方向選擇上就不會出錯了。”
  此外,在討論中,政協委員們認為,公交線路在設置上還不是很合理,停車場建設滯後,人們的觀念問題等都是造成目前城市擁堵的現實原因。這都需要相關部門加以重視和引導,並盡最大努力去解決。
  本報記者 徐建國
  (原標題:較真委員三年三提案呼籲之江大橋通行免費)
創作者介紹

玩具

nvbc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